金沙娱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锁场 受害的是观众

时间:2017.08.09 来源:新京报
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近期,由阿里影业出品,杨洋刘亦菲主演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处于舆论漩涡。而业界对其的关注点,已经从批评影片内容的一无是处,到原著IP的抄袭、电视剧的播放率注水争议,再到主演粉丝的“锁场风云”。所谓锁场,是指在影院放出排片后,第一时间购买空场次的少许电影票,使得影院不能撤销场次。粉丝“锁场”甚至“一票锁场”已然影响到院线的实际利益,二者“战火”一触即发。其中的法律问题和业界隐忧,值得探讨。
法律学者说粉丝锁场,影院强制退票不过分
世界总是被年轻人的新玩法改变着。据报道,《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票房仅仅在首映两天如烟花般绚烂,紧接着由于口碑恶化以及其他热门片竞争,后期排片率迅速下降。为此,目测以00后为主的《三生三世》主演粉丝,开动脑筋使出了“锁场”奇招——每场只要买一两张票,即使最终不出席,影院也就不能取消这一场了,排片率就有了保证。网络购票的便捷,使得“杨刘军团”足不出户就能转战全国。但是,影院也不甘任人宰割,于是购票成功后以技术故障等为由强行退票的情况也多次出现。
这里值得讨论的两点是:一是,粉丝这么做,滥用了消费者权利吗?毕竟看电影其实是集体性消费,不是一对一的个别活动。不能简单拿“我买票不来看,是我个人的权利”来说事。锁场是否有“绑架”全场之嫌呢?再有就是,影院追求效益可以理解,但卖票后是否有权反悔?为简便起见,此处不考虑举证问题——比如粉丝可以辩称自己跨省订票并非为了锁场,而是诚心规划去看;影院也可以辩称的确是技术故障没法放映了。姑且从“真锁场”、“真毁约”的角度探讨。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锁场虽然有恶意之嫌,却是合法利用规则。锁场是新玩法,过于“以小博大”,比如“一票锁场”虽然显得夸张,但这是因为现行规则并没有加以限制。倘若影院规则是买够5%、10%的票才能锁场,说不定人家愿意忍痛掏腰包呢,不然怎么能叫真爱粉?
因此,分析重点应当是影院能在多大程度上予以反制?锁场的“假观众”的“过错”有何影响?这里可以对比交通购票。与看电影类似,火车客车飞机等也是班次性的集体消费。虽然没见过火车一节车厢才两人,便不发车的,但需要考虑到的是,交通出行是重要的生产生活需求,人们会根据购票情况协调其他的业务、甚至有转车转机安排。直接取消订单对顾客的损害较大。所以,交通班次若仅因乘客太少而拟取消,应先与乘客沟通,甚至加价获得其同意,来“赎买”取消航班车次的权利。若适合重选的班次较多,乘客自然会答应拿钱走人。
相比之下,看电影是寻常消费,除了重大节日,时日场次的特殊性通常不重要。或许预订了一场“爱豆”的电影临时被取消,也可能造成不小的精神伤害?但《合同法》只保护放映后观众能获得的利益,或影院能合理预见的不放映给购票者造成的损失。这些都算不上——这里讨论的是故意锁场嘛。
大陆法系传统上较重视“合同要尽量履行”,但近年逐渐认可“购买”违约的权利。在法律经济学上,有财产规则保护和责任规则保护之分,前者指“我不同意就不能拿走我的财产”,后者指“可以拿走我的财产但必须赔偿”。但被违约方应受何种保护,我国在立法上还不太明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没有规定不能被退货或订单不被取消的权利,应由司法者结合具体情况而决定。
总体来说,机票可适用财产规则,影票应适用责任规则(即“可以拿走我的财产但必须赔偿”)。影院不管是以技术故障的理由违约,还是故意违约后,可以仅退赔经济损失(一般指票款)。毕竟,电影观赏有集体性特点。个人就算起诉到法院,法院平衡双方利益,不太可能强制影院非得放映或重放。没看成电影的精神损害,司法界一般也不认可。但若被迫高价买了相近场次的差价,可以获赔。故实践中影院对《三生三世》就退票款了事,不多加一毛钱,不算过分。
影院是高竞争行业,小细节小毛病市场调节足矣,法律的手无需伸得太长。反倒是如果特定影星的粉丝太会玩,影院以后可能索性事前就少排他们偶像的场次,免得被锁场。所以双方都讲诚信,才是共生之道。
资深业界人士说纵容“一票锁场”后患无穷
“锁场”这种行为,不是刘亦菲、杨洋粉丝的发明。其实粉丝最初支持“爱豆”电影的方式是包场,但包场的成本太高,随后有粉丝发现了“锁场”的奥秘,许多当红的流量艺人,甚至一些老干部的粉丝都做过这样的事情。但直到《三生三世》之前,一般来说,都是10票起锁,院线很难发现。
这样的行为,起初确实能保证一定的排片量。但《三生三世》却因上映仅半天,口碑就炸裂般崩坏,阻断了路人观看的兴趣。而该片又倒霉地赶上了十年难逢的《战狼2》观影潮,据媒体报道,以南京某个中等规模影院来计算,周末《战狼2》上座率达80%(黄金场次为100%),按照一张票40元来算,一场《战狼2》能卖到7000元左右,而《三生三世》因上座率(仅该影院)不到20%,却因“锁场”维持着7-10场的排片,算下来影院一天大约要损失4万元(如果没有“锁场”,影院可以在相连两场中如14:00和14:30中取消一场,改排其他上座率更高的影片)。这里的损失还不包括饮料爆米花——其经济效益甚至大过票款。
如果面对的是一部没有时下流行元素但品质口碑极佳的电影,院线经理们可能还会踌躇犹豫或者心酸那么一下子(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面对这个烂到四海八荒人神共愤的东西,他们根本不会手软。更何况阻挡他人合理合法的财路,人家怎能不反击,于是院线想出“设备故障无法放映场次取消票款退换”、自己提前锁场或将页面显示为“本场满员无法出售”等等对应措施。
而该片主要出品方的高层竟然在微博上号召粉丝将所有证据截图保留并不排除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许多网友愤慨地反击:片方制造出这种垃圾都不心虚,人家院线替你们退钱,你还想怎么样?
片方的意思大概是说,这本来就是你院线因为预测不准而产生的经营风险,粉丝的行为是合法的。没错,合法,但是绝对不能任由其跌破道德底线。如果今天你觉得这件事没什么,这个恶劣行为可以有。那么明天院线完全可以出台一些如“本场次因售出票数比例不足”或“本场次售出票数不满足院线规定”等等解释权归甲方的条款。而真正为这些规章买单的,是其他老老实实真金白银支持院线电影的观众,而不是那些一年支持爱豆一次的粉丝。
作为一年要在院线观看40-50场电影的爱好者,本人有过很多次“一票包场”的观影经历,“早场/下午+冷门电影”或者“早场+影片上映10天之后”都可以顺利帮你实现这个愿望。我曾两次踩着早场放映的时间截点奔到售票处,工作人员正在拿步话机表示本场取消,在我表示要购买之后他们维持了原本的排场放映,我就这样观看了西班牙电影《费马的房间》和伊朗电影《一次别离》,那是两次极佳的观影体验,无论是放映硬件还是电影本身。但如果恶意锁场的现象一直存在,我可能再也享受不到这种舒适惬意的观影体验了。
喜欢一部电影或演员而掏腰包去观看,是无可厚非甚至非常高尚的行为,我身边的朋友里面,有人曾经包场支持《路边野餐》;有人给观看《悲惨世界》(2012版)的朋友们准备小礼物;不久前还有一个记者朋友大气地在朋友圈表示“只要去支持我震《绣春刀2》的,我都报销”。但是“一票锁场”的行为绝对不在其中。
如果粉丝们实在气不过,不妨组织起来,先来它几千个小分队,各大影院门前摆个摊子,上书“《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满意退款处”,因为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反正随时中途出场也有人给退钱。国人爱占小便宜的性子我们都知道的,即使浪费了一段宝贵的生命也会有很多人愿意去看的。这样粉丝们可以真的圈一部分路人进来看此片,说不准有的人审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和你们一样,从此迷上了谁,还顺道发展壮大了组织,皆大欢喜。唯一的缺点就是——贵。
异兽来袭
科幻

异兽来袭

小女孩滑雪遇怪兽
蜜月计划
喜剧

蜜月计划

婚前转正婚后试爱
建军大业
剧情

建军大业

群星协力军威永驻
缝纫机乐队
喜剧

缝纫机乐队

生命不熄摇滚不停
夜闯寡妇村
悬疑

夜闯寡妇村

小鲜肉深陷寡妇村
遥远的天熊山
剧情

遥远的天熊山

茫茫林海回归真我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