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王千源张译给出道20年的李晨写了三封情书

时间:2017.08.08 来源:时尚先生
共7张
张译我认识一个善良又聪明的傻子
张译
张译,和李晨相识11年,内地知名男演员,2006年与李晨在电视剧《士兵突击》中合作并正式相识,后合作出演《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好家伙》等11部影视作品。

“第一反应是我跟这人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和李晨同年出生,他是年尾的,我是年头儿的。就因为大了他几个月,李晨管我叫“老张”。

我第一次对李晨有印象,是在参演《士兵突击》前演员军训的时候。大家都是 一起去的,只有他是自己开车去的,在半路的高速公路的入口等我们。我记得他开了一辆介于越野车和商旅车之间的车,这让我印象很深。当时就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点儿新鲜的东西,他活得比较有特色。
《士兵突击》是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戏,但其实那次我俩完全没有对手戏,片场也没有遇到过。唯一的交集是,有段时间,我是剧组在昆明拍摄地唯一的留守人员。李晨这时候进组了,人到了昆明,剧组就安排他住我的房间。我俩客气地打了个招呼,但一聊天,我就觉得没意思,第一反应是我跟这人应该不是一个世界的。
那会儿我刚从部队出来,对外面的世界充满陌生感,而他早已是花花世界中的一员了:我对汽车品牌只知道那个年代的老三样,他讲的品牌都是国际化的;我穿了十年的绿衣服,他对流行时装、流行音乐了如指掌。我感觉,李晨天生应该是在繁华大都市开着汽车、穿着潮服、出入夜场的纨绔子弟,而我直到 2006 年都不知道传说中的迪厅到底长啥样。我心里有点排斥这样的人。
在当时的我看来,李晨就是那个年代的小鲜肉,形象不错,但好像跟《士兵突击》的气质不太相符。我也不知道他以前演过什么,那会儿我没看过《 17 岁不哭》。 《士兵突击》播出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戏份,出乎意料的,他在这个角色上的完成度非常高,非常对味。但我还是觉得,这应该就是一个本色出演吧,只能说明他天资还不错。
“他走进了我的灵魂世界,我看到了他的人格魅力”

拍《我的团长我的团》的时候,我们又在一起了。他经常主动来找我对词,而且有时候一遍不行,还要对两遍三遍四遍,没完没了。我没想到他会是一个如此努力的演员,我觉得年少成名的他应该就是玩玩车、蹦蹦迪、喝喝酒的那种人,不可能特别认真、特别努力地演戏。看来,我好像错了。我渐渐发现,他是一个跟我一样较真儿的人,他在我心中的印象分直线上升。
那年的年底,我们又在电视剧《生死线》剧组碰上了。这一次合作,他走进了我的灵魂世界,我逐渐开始看到了他的人格魅力。比如我们俩有时候坐同一班飞机,前后排一坐,很少聊天,但我偶尔一暼,发现他正在跟我做同样的一件事:读书,并没有像其他乘客一样睡觉。而且他读的都是正经书,印象很深的是,他在拍《生死线》之前读的是《明朝那些事儿》。 
看完《生死线》的粗剪的那天,李晨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给我发了一堆短信,热情洋溢地说这部戏从导演到编剧、表演、摄影、美术,各个部门的表现都是教科书级的,值得同行尊重。我就回了他三个字:你疯了。他一直这么充满激情,我都不知道他的激情哪儿来的。我俩后来又合作了一部戏,叫《好家伙》,他演了一 个像湖水一样淡定的人,我呢,演了一个一直在燃烧的人,其实在生活中,我俩的状态是反过来的。
2008 年对我俩都至关重要,连续三部戏的合作,让我们从完全陌生到熟悉,变成了很好的朋友。而且我俩先后迈进了 30 岁的阵营,年头是我在感慨,年尾是他在抒情。那一年,全国人统统在为 5·12 汶川大地震揪心,我们剧组的每个成员也都在饭前饭后讨论。当时剧组也遇到了一些事故,我俩有一种共同经历了很多灾难的感觉,越来越像一对真正的战友、兄弟。
“就像个暗号,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背后代表着什么事情”
有个事情太好玩了,拍《生死线》的一场戏,烟火师把我的脖子烫到了,我特别疼,一把把那个火星摁灭了,李晨伸手过来,我想他一定是要安抚我,但执行导演已经喊“预备”要开拍了,所以我一下子把他的手摁下了,说“没关系,拍戏最重要”。然后我们俩演了一场三分钟的戏。一喊“停”,李晨就从原地蹦起来了,嘶喊出声。原来刚才他也被烫到了,比我更严重,他疼他自己的,被我误解成了他要安慰我,他准备要按灭火星的时候被我一手摁下了,那个火星就一直在他的衣服里面燃烧着,因为导演喊了开始,于是他就这么忍着,跟我把一场戏演完了。他的烫伤面积有一个硬币那么大,直到现在,他的脖子那儿都有那么一块斑痕。
每当有人问“晨儿,你脖子咋了”,他就说“去问张译”。 我有一个习惯,喜欢在每个合作伙伴的联系方式前加上我和他合作过的那部戏的代号、简称,算作我通讯录的备注,也算是记录下我们最初相识的机缘。现在李晨的前面已经有 11 个作品简称了。我们俩演戏的时候,他熟悉我的套路,我也知道他的打法,配合起来特别有趣。但我相信,即便我俩再合作十次都会有相互刺激的新鲜感,这不是吹牛,也不是说我们俩演技都有多好,而是因为我们俩选择作品都比较慎重,都是质量、品质非常过关的戏,而且我们选择到的角色都是很特别的人生,这样的角色会给我们很多的刺激和灵感。
比方说,我讲个笑话,别人未必能感受到我的点,但他会笑到趴在地上,别人就莫名其妙地看着,心说有病吧你们俩。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经历,就像个暗号,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背后代表着什么事情,才有共同笑点。
“善良聪慧的傻子,老张还想继续跟你在一起。”
说到《好家伙》,这部戏拍得真的是一波三折。一开始,它是一个团队筹备的,后来因为某种原因,他们放弃了这部戏,全剧组只剩下兰晓龙和我。我和兰晓龙就商量着怎么把这部戏做完,我推荐了简川訸导演,第一个定的演员就是李晨,晨儿的社交能力不错,所以我们就决定再给晨儿一个监制的 title ,希望他能给这部戏带来多一些帮助。戏拍完之后,很多电视台不喜欢,死活卖不出去,刚好在这个时候,出品方又出了一些状况,一大部分负责发行的工作人员就撤了。
李晨不一样,他始终记得他是监制,记得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他用上了自己多年攒下的各种私人关系,包括去各个电视台做综艺节目、真人秀,都会想方设法地向相关部门推荐我们的这部剧。
之后每一年聚会,李晨都会跟我说《好家伙》的进展,刚开始是“老张,我一直没放弃”,“老张,我还在努力”,后来是“老张,差不多了”。他用了几年的时间,终于把这件事情做成了,这事儿有多难,我是做这行的,我懂。但我用人格担保,李晨从来没有跟我讲过他有多难。《好家伙》播出之前的一天,冯小刚导演组织了一个聚会,我们几个人都去了,都喝了几杯酒,我和李晨几乎是搂在一起庆祝这个事情,说着说着他就哭了,真的就掉眼泪了。
这些事下来,他带给我的印象上的反差太大了。从我第一次觉得他是一个帅哥,到后来我发现他曾经吃过很多苦,你想,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就去卖衣服、练摊儿,还做了很多演员以外的工作,这在很多人眼里是很难想象的。
在很多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李晨总是第一个冲出去的。这样的人一定是有过非同寻常的经历,有过不容易。他也是一个习惯性地忍受委屈、包容别人的人。 我想,他一定是吃过大苦,才会忍受现在的小苦。
交到李晨这么一个朋友以后,我再不愁有难事了。我知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就算全世界都不管我了,永远还有个人能管我。我也不再孤独了,有个跟你同样较真儿的人,在跟你做着一样执着的事,执着于你们共同的热爱。
李晨是个孩子,他对世界永远投以充满好奇和友善的眼光。什么事儿新鲜好玩,他就觉得“我这辈子得去体验一次”。就像他之前非要去参加环塔拉力赛,人们都说:“这是一条死亡之路,你不能去!你是个演员,何必非要去这么冒险?”但是他就去,摔得浑身是伤也要去。
李晨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我相信最后他会用他的真诚,打动所有喜欢他和不喜欢他的人。
继续奔跑吧,善良聪慧的傻子,老张还想继续跟你在一起。

吴秀波:见过李晨,才算见过靠谱的人
吴秀波
吴秀波,和李晨相识5年,内地知名男演员,曾与李晨合作拍摄电视剧《离婚律师》,二人同主演的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收视和口碑极好。
“言出必行、一旦有承诺就誓死信守的风范很感人”
我跟演员李晨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活动中。他走过来跟我说:“秀波哥,我挺喜欢看你演戏的。如果以后你有戏需要我,不管角色大小,不管什么时间,你只要告诉我一声,我一定来。”
我俩见第二面,是在《离婚律师》剧组,他去客串一个角色,那是导演杨文军请的他。我就跟李晨说:“哎呀,这次可不能算你上次说的那次。”他说:“放心,秀波哥,这次不算。”
筹备《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时候,我觉得李晨身上有些古人的气质,我也见过他以前塑造的很多角色的闪光点,我认为让他去完成曹丕这个角色没有任何问题。我就找他,他说:“秀波哥,你等我三天。”
当时我还有点儿担心,不知道为什么要等三天。三天以后,他说:“哥,我之所以让你等这三天,因为我手里有一个项目,我必须去处理一下才能来你的戏上。我记得我第一次跟你说的话,我这人说话算数。”我就觉得,这种言出必行、一旦有承诺就誓死信守的风范,也特别符合这个角色的气质。
在《军师联盟》的拍摄中,李晨进入角色非常快,能准确地拿捏到曹丕作为世子的人物状态,对整个的戏剧环境揣摩非常之精细。我更佩服他的是,古装戏有大段的文言对白及诗词,李晨所有的功课都做得非常详尽。
有一个细节,他试妆时看到曹操扮演者于和伟老师的妆眉毛很浓重,就让化妆师也给他弄一个跟他的父亲曹操一样的浓眉毛,体现父子之间的传承。这事儿虽然不大,但足够能发现,李晨是一个非常出色和尽职的演员。演戏的时候,相比于自己,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角色,他要求尽量地贴近角色的环境、需求,这点很难得,尤其是一个这么出名的演员。
“我给他打200分,100分给表演,100分给他的演艺德行”
在《军师联盟》拍摄期间,我们剧组经常坐在一起谈戏,大家谈论的时候,李晨一定是最认真听的那一个,他会听所有人发表完意见之后,再讲述自己的想法,非常谦逊和包容。他对曹丕在世子之路上的一些阶段性的人性的展现有独到的理解,给剧本原角色带来了很大提升。
我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他饰演的曹丕和我饰演的司马懿之间的第一次真心的交流。两人泛舟江上,曹丕讲述心中的志向,台词特别长,并且涉及到很多真正的历史文案和诗词。当时是盛夏,室外温度足有 40 多度,我们俩穿的都是秋冬装,热气从水面这么一蒸上来,我的汗水很快把衣服湿透。李晨呢,不仅台词功课做得非常充足,同时他对表演的拿捏以及他的神采和状态都极其到位,这让我打从心底里佩服。
在我看来,李晨的表演风格特别坚实,他是一个内功深厚的优秀演员,不爱务虚和讨巧,总是非常认真而准确地完成表演。我给他在《军师联盟》里的表演打200分,100分打给他的表演,另外100分,打给他的演艺德行。
“他非常的温和,总会替别人想,照顾所有人的情绪”
我后来也出演了他编剧和执导的电影《空天猎》。在他的剧组里,我看到了更不一样的李晨,那真是全组事无巨细,从演员安排到拍摄场景的转换、镜头的衔接,包括对戏剧的理解,完全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充满热情的同行。
在认识李晨之前,我听到别人对他的评价中最多的是“好兄弟,靠谱”,接触以后发现他真配得上这样的评价,有需要帮忙的事儿,我总是第一个想到他,因为他一定不会拒绝。他非常的温和,总会替别人想,照顾所有人的情绪,一个场合里只要有他,你就不用担心自己被冷落。
李晨年龄比我小,但是在生活中他有一些男性成熟的潜质。大家聚在一起,更多的时候他反而像个长者。其实我们俩都不善于虚华的客套,我们俩交往特别简单直接。别人觉得特别难张口的事儿,对于我俩来说就两句话,我说:“晨儿,明天我要干什么什么,你来。”他回我:好嘞,哥,等着我。”
我总是不敢夸他穿衣服好看。因为他健身,是个衣服架子。之前我见他,夸他:“哇塞,你穿这衣服真好看”,这句话一说完,他马上把衣服脱下来,“哥,这给你。”以后只能夸他身材好了,他这身材我要也要不来啊。
“依旧有颗孩子般的初心,还在做着一些简单和单纯的事情”
到今年,李晨入行整整20年了,这20年来,他历练出了行业中所有的职业标准,但依旧有颗孩子般的初心,还在做着一些简单和单纯的事情。比如说,亲自做一个片子的编剧兼导演兼主演,对于一个已经成名的一线演员来说,不是一件赚便宜的事儿,很艰苦,但是他还要去做。他完全可以更安逸地活着,享受一个演员的状态,但他没有,他在挑战自己,我懂。
李晨真的是我最好的兄弟,他温暖、通透、有担当。说真的,这圈子里,像他这样的人很少很少。我可以讲述我跟李晨的很多故事,但我至今还没发现哪句话可以全面地形容他到底有多好。
晨儿,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篇文字,但哥真的祝福你,希望将来,无论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们都能有机会一起坐下来聊戏、喝茶、聊天。
王千源:因为热爱,所以无所不能
王千源
王千源,和李晨相识1年,内地知名男演员,实力派影帝,李晨编剧、执导的处女作电影《空天猎》主演。

“晨儿眼睛里有一种不一样的光芒,我把那种光芒,叫热爱”

我管李晨叫晨儿,他管我叫源哥。实际上,我俩真正相识只有不到一年。
早些年的时候,我在活动上第一次跟他见面。李晨是个特别阳光、非常懂礼貌、很有正能量的大男孩,这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去年年底,李晨突然找到我,请我出演他首次编剧并执导的电影《空天猎》,当时他的语气特别诚恳:“源哥,我第一次当导演,能不能帮帮忙啊?”
于是我俩约在一家很清静的咖啡馆见面,他担心我没有足够的时间看剧本,见面就说:源哥,你看这个戏里边,我演男一号,你演的是男一号的教官,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反正我先把剧本给你讲一遍吧,回头你愿意看就看,你要不愿意看呢,也完全能理解整部戏,这样不占用你太多时间。”我当时嘴上没说,但心里就想:哎哟,这是多周到、多替人考虑的一个人啊。
晨儿就开始跟我讲剧本,当时觉得他真是充满激情地来做这个电影,眼神和表情都好像是燃烧的火焰一样,看得出来,是真的喜欢。他说“:源哥,要不是这个题材,我就不做导演了。我的家人都是军人,我从小在部队里成长,喜欢这些枪啊、 炮啊、飞机啊,我有这个情怀,一看到这些东西就冲动,这回能导了,我就想导演个这样的片子。”
他很渴望我能加入这个剧组,又拿出手机给我看他想在片子里呈现什么样的视觉效果。从拍摄的部队场景,到电影里的军服、军帽到飞机的座舱,再到特效团队做出什么效果,晨儿都跟我讲得特别细致。为了方便看,他还特意拍了一个短 片。我当时就觉得,晨儿真的是想做好,他给我讲这些的时候,这些计划都已经长在他心里很久了。给我讲述电影计划的时候,晨儿眼睛里有一种不一样的光芒,我把那种光芒,叫热爱。
那天,我俩在咖啡馆聊了一两个小时,我说,只要时间合适,我肯定来。
不巧的是,我当时刚好有另一部戏约在先,家里老母亲又病了,赶不上他的拍摄时间,只好心怀歉意地回复他:“下回有机会,咱一定合作。”
“我知道,他比现场每个人都专业”
没想到呢,《空天猎》的拍摄往后延了一些,倒正好和我的档期搭上了。
进入《空天猎》剧组的时候,这电影已经开拍半个多月了,晨儿的状态根本不像第一次当导演。他和他的导演团队、摄影团队沟通都很顺畅,这是我第一次进入部队拍摄,感觉完全是一个专业的人在做专业的事。
我不知道他为此做了多少功课,但我知道,他比现场每个人都专业。除了拍摄,他还懂合成,懂美术。 甚至驾驶舱里边如何调度,他都有周密的打算。监视器前,他是导演的思维;当他站在镜头前,他又是演员的思维。我也是演员,我懂,这两种状态有很大的差异。当导演是客观审视,当演员又得完全投 入。他转换得很快,他很聪明。
晨儿不是个强势型导演,他更像是一个协商型导演。他在拍摄现场经常问大家:这条你们觉得舒服吗?不舒服咱们可以改啊。那样不舒服的话,这样舒服吗?大家都舒服了,咱这个电影才能让人看着舒服。
也许这是他温和地打磨演员的方式,用演出到极致的方式来给演员加分。他跟演员说戏也是这样的:这地方是个什么样的感觉,那个地方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也从不规定我们怎么演,总是大家一起商量着调整。有时候,他觉得这条应该快一点,先把前面的戏给你讲一遍,让你对这部戏前前后后的节奏有一个概念,然后说:前边戏的节奏是快的,一切过来,这条慢了就接不上。
“想干什么尽量去干,就算你干别的,源哥依然支持你”

记得有场戏,大家沟通岔了,剧组跟我说了句“再见”,我就以为这天的拍摄结束了,坐飞机走了,结果还有一场戏没拍呢。我跟晨儿说:“是我理解错了,要不明天我飞回来补拍?”他说:“源哥,不用那么折腾,下回你再来剧组的时候,再给你补拍就好了。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没跟你通知好,实在对不起。”
杀青时,我看到晨儿的状态有点疲惫。我本来想去跟他再去聊聊,但他好像一直很忙。我知道,这部电影上映时,观众看到更多的是热血,是荣誉,而我们作为主创,看到背后的,其实是晨儿对于这部作品的全情投入。杀青那天,李晨跟大家一起拍了很多照片,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把每位工作人员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最近我总能想起跟李晨一起在片场拍戏的那些日子。我俩都不是话太密的人,但男人之间,彼此的心意都懂。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有句话一定要当面告诉他:晨儿,将来愿意当导演就当导演,愿意当艺术家就当艺术家,愿意画画就去画画。想干什么尽量去干,就算你干别的,源哥依然支持你。
小情书
爱情

小情书

情窦初开无悔青春
记忆裂痕
动作

记忆裂痕

极限烧脑暴力美学
悟空传
奇幻

悟空传

彭于晏诠释最帅悟空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李保田乱伦恋
玩命快递
犯罪

玩命快递

快递小伙智擒盗贼
狼牙
动作

狼牙

警匪缠斗勇救美女
澳门金沙娱乐